中俄头条

Россия-Китай: главное

沙罗夫与他的文学世界

2019-10-18 12:09:24  ​中俄头条

有人说,俄罗斯民族是一个善于沉思的民族。因为它曾经受过太多苦难,而苦难催生出智慧。从陀思妥耶夫斯基、列夫∙托尔斯泰到普拉东诺夫,俄罗斯的大文豪们凭借对人类苦难永不停息的探索,在全球读者心中留下深刻印象。在今天的俄罗斯文坛,同样不乏这样的人在。也许时间尚未完全展示出他的魅力,但弗拉基米尔∙沙罗夫的确是一个十分特别的当代沉思者。

1952年,弗拉基米尔∙沙罗夫出生于莫斯科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他的父亲亚历山大∙沙罗夫是一名科幻小说家和儿童文学作家,曾参加过卫国战争。而他的祖父母则死于大清洗的年代。也许是由于特殊的家庭背景,成年后的沙罗夫选择历史学作为自己的专业,并于1984年获得沃罗涅什大学历史系的副博士,其学位论文研究的方向是17世纪初俄国社会状态。

张爱玲曾说过,出名要趁早。然而,沙罗夫迈向作家的道路却很漫长。他曾于1979年发表过一小部分诗歌,但直到1991年长篇小说《步步追踪》发表后,时年已经39岁的沙罗夫才开始逐渐获得文学界的关注。在此之前,他曾做过考古队的搬运工人和文学编辑秘书。因此,今天我们在搜索这位作家照片的时候,已然全是留着标志性大胡子的老爷爷形象。

不过,沙罗夫显然是一名大器晚成的作家。至今为止的二十余年间,他共发表了八部长篇小说,每一部都会引发文坛的轰动和激烈讨论。每当有新作品问世,人们都不用再怀疑该年份俄罗斯各大文学奖的提名人选。2014年,他最终凭借《返回埃及》一书获得俄罗斯布克奖和大书奖,当之无愧地成为当今俄罗斯文坛最具分量和最令人期待的作家。

沙罗夫作品的辨识度极高。一来是因为他常常借用俄罗斯历史,将虚构和现实融合,用纪实性的写作手法编织一个个令人信服、但又高于历史的故事。二来,则要归因于这些故事背后深刻的哲学思索和对人类生活的拷问。许多读者将沙罗夫与列夫∙托尔斯泰和卡夫卡联系在一起,但沙罗夫又与后者完全不同。他对俄罗斯旧礼仪派有着精深的理解,专注于人类作为个体所必然经受的苦难。比如《像孩子一样》中因为痛失女儿而放任自流的伊琳娜,还有《返回埃及》中果戈理的裂变。

与此同时,身兼历史学家的作家沙罗夫在作品中不断思索俄国革命和斯大林时期社会现象背后的宗教原因。在谈论20世纪那段沉重的历史所带来的经验启发时,沙罗夫说道,一个人一生中的大部分时间是与身边的人、他的亲朋好友共同度过的,而难与整个人类有直接的联系。所以,一些看似细枝末节的小事,实际上却更值得重视。人们不应将爱泛做空谈,而要善待身旁的人。相比之下,那些热衷于激进的社会革命、在地球上建立人间天堂的人们,他们所爱的不是具体的人,而只是个抽象的概念。一旦陷入到抽象的爱,就会成为全人类的威胁。

沙罗夫的话使小编联想起《卡拉马佐夫兄弟》中佐西马长老和阿廖沙之间关于对具体的人的爱和对全人类的爱的讨论。实际上,在科技发达的21世纪,沙罗夫仍然是俄罗斯文学传统的追随者。如今,国内已经有《此前与此刻》以及《像孩子一样》两部小说的中译版出版。对沙罗夫和俄罗斯文学感兴趣的读者朋友们,不妨自己走进沙罗夫的文学世界,也许会为你带来更多启发!


作者:长岛西部

©2017所有权归中俄头条所有    © «Россия-Китай: главное»